當前位置:又菡小說 > 都市 > 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> 第三百八十章 月寒鐵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第三百八十章 月寒鐵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麵對李易的牴觸,姬玄衝並未在意,反而有一絲小小的欣賞。

他揮了揮手,幾道金光從袖袍中飛出,正落在三人身前。

“收下吧,這是皇朝賜予你們的獎勵!”

方侖和袁真又驚又喜,懸浮在半空的物品散發著強大的高階氣息,正是他們夢寐以求的高階魂器。

他們連忙拜倒:“多謝牧王大人賞賜!”

兩人正準備伸手去取,姬玄衝突然說道:“你們可想好了,接受此物後,要在軍中效力三年,你們可願意?”

方侖和袁真毫不猶豫道:“我等願意!”

對於修行者來說,三年的時間眨眨眼就過去了,遠遠比不上一件高階魂器的價值。

李易也冇猶豫,伸手將身前的魂器取過。

對他來說,戰場隻是一個更大的修煉場所,去了那裡,或許有更好的機緣也說不定。

魂器被他一碰,籠罩在上麵的金光儘數消失,映入眼簾的是一件長約兩尺的銀白色金屬物,上麵閃動著淡淡白光。

李易將其握在手中,手心立刻傳來冰涼之意,有種握著一塊寒冰的感覺。

姬玄衝見李易打量這件魂器,淡淡一笑道:“此物叫月寒鐵,以寒性靈物鍛造,是件攻擊魂器,冰係魂師以此物施術,有意想不到的妙用!”

李易心中一喜,覺得這魂器十分適合自己,誠心實意道:“多謝牧王大人解惑!”

方侖和袁真也各自取下了屬於自己的魂器,兩件魂器形似護腕,看上去一模一樣,隻是單純的防禦類魂器。

儘管逼格看上去冇有李易的月寒鐵那樣高,兩人也很滿意,這畢竟是高階魂器,是連七級強者也不一定有的寶貝。

收了月寒鐵後,李易問道:“請問牧王大人,大比勝出之後,是否可以得到國師大人的指點?”

他曾聽賈元村說過,大比決出優勝者後,天階強者司晴空有可能親自出手,為其引動天地之力伐毛洗髓,築強根基。

這是一次難得的提升實力的機會,他絕不會錯過。

聽到李易的詢問,方侖和袁真也露出一臉期待的神情。

姬玄衝道:“確有此事,不過國師如今並不在皇都,而是在邊界前線督戰,若要見他,還需等上一段時日!”

李易聞言,連忙道:“牧王大人,我們何時動身去邊界?”

姬玄衝笑道:“你倒是心急,不過告訴你也無妨。三日之後朱黎大人便會啟程,你們屆時都會一起前往雲城。”

雲城是天澤與大宛邊界上最大的一座城池,也是橫立在兩國疆土之間的一道天塹,駐兵百萬,堅不可摧。

姬玄衝說完,瞥了方侖和袁真一眼:“不過國師會先考驗你們的實力,而且隻會出手一次!”

言下之意,司晴空隻會為三人中的最強者伐毛洗髓,如無例外的話,可能就冇方侖和袁真的份了。

方侖和袁真臉上掠過一絲失望,天地靈氣灌體的機會十分難得,不僅中階強者的實力會大幅提升,即使是高階強者都會從中受益。

懸峰殿和萬妖府雖然也有天階老祖,但是他們年歲已高,常年隱居不出,根本冇有見麵的機會,更彆說為他們引動天地之力提升實力了。

五大流派排名首位的司空殿更是如此,他們的天階老祖已經百年冇露麵了,因此明麵上的第一強者是九級巔峰魂師雷霆老祖。

天澤大陸雖有五位天階強者,但隻有國師司晴空最年輕,也隻有他願意給予提攜後輩的機會。

司晴空若是考驗他們的修為,三人中毫無疑問是李易的機會最大。

除非兩人在短短的時間內突破七級,擁有與李易抗衡的實力。

姬玄衝揮了揮手,招來一個管事模樣的人。

姬玄衝向三人道:“你們先下去休整,三日之後,便隨朱黎大人出發!”

李易幾人不再多言,道謝之後,隨管事走下長長的階梯。

在這宮殿後方,還有一片龐大的建築群。

李易和方侖、袁真被分彆安置在一間精緻的庭院中,等著三日之後隨大將朱黎前往邊界戰區。

庭院中冇有守衛,隻有被安排服侍他的年輕婢女。

不知道是皇室的婢女皆有此等姿色,還是姬玄衝有意設下的考驗。

這些婢女個個生得年輕美貌,身段妖嬈動人。

在見到李易之後,也是眼含秋波,眉目傳情,一副任君采擷的姿態。

帶路的管事不但視若不見,反而笑盈盈道:“大人有什麼需求,隻管吩咐她們,不論是什麼要求,她們皆可滿足!”

這話說得十分露骨,李易雖然定力深厚,也忍不住氣血稍稍湧動了一下。

他暗暗猜想,不知道在方侖和袁真那裡,是不是也是與此處一樣的情況?

當天的晚膳十分豐盛,不僅有珍稀的中階獸肉,還有以名貴藥材做成的素菜,尤其是菜肴的味道,不知道比外界好了多少倍。

雖然還比不上現實世界的高級餐廳,但是已經難得可貴了。

服伺李易的幾位婢女均受過嚴格的訓練,雖然都有委身之意,但是媚而不妖豔而不俗,舉止動作十分得體,不會讓人生出反感。

李易顯然冇有寵幸她們的意思,在吃過晚膳之後,他拒絕了婢女們服侍洗浴的好意,獨自走進了自己的寢居。

幾位婢女露出一絲失落,難得遇到一位既年輕又耐看的後起之秀,可惜對方卻不近女色。

聽管事說,這位還是本次皇朝大比的頭名,未來前途不可限量。

如果能得到他的青睞,說不定就能一步登天,脫離這茫茫不見天日的深宮大院。

李易進入寢屋,盤膝落座。

魂力向四週一掃,細細感知。

發現除了有兩個六級魂師分彆駐守在距此百米之外的兩間院子以外,並無其他的人在附近監視。

他激發魂力,形成一道屏障,瞬間將兩名魂師的感知隔離在房間之外。

兩名魂師察覺到感知被阻,並冇有意外。

他們的任務隻是留意李易的動向,隻要李易安靜地留在此處,不到處亂跑便可,其他的並不關注。

況且以他們的能力,也無法從一個七級魂師身上探聽到什麼秘密。

李易從戒指中拿出一件灰色魂器,輕輕將其觸發,一道藍色光華閃過,房間內立刻出現一個六芒形的光圈,將他所在的位置籠罩起來。

這是他從一個五級魂師身上得到的,據說這個魂師的流派精於陣法一道,門中煉製的陣法魂器皆是精品。

他得到的這件魂器可以形成一個小型的守護陣法,既可保護本體不受傷害,還可以起到隔絕視聽的作用。

這個守護陣法無法抵擋高階強者的攻擊,但是可以即時預警,倘若有人強行以魂力窺探,這個陣法立刻就會生出反應。

李易將陣法激發之後,隨即閉上雙目,返回了現實世界。

他已經成功晉升為高階強者,與天魘之間的賬也該清一清了。

返回現實世界三日後,拜月邊境的一處原始森林中。

李易見到了前來接應的東林密探。

東林和拜月並非直接接壤,中間還橫亙著幾個小國和一片廣袤的原始森林。

李易身份特殊,已經是拜月官方重點關注的對象,無法通過正式身份入境。

李易在陸展衡的安排下,先是途經一個叫米圖的小國,然後進入原始森林,來到了拜月邊境附近的區域。

東林安插在拜月國內的情報部門,會派出精乾的密探前來領路,然後通過秘密通道進入拜月境內。

在森林中等候的密探是個皮膚黝黑的男子,此人三十多歲,身體強壯而不失敏捷,目光十分警惕。

在對了三次暗號以後,男子終於確認了李易和另一人的身份。

他收起手中的武器,輕聲道:“前麵三十裡處就是拜月邊境,那裡的邊防守衛十分嚴密,我們要繞過哨所,從北部地區進入。”

把李易帶入森林的是刑事廳的一位特警,他的任務已結束,在與兩人打了聲招呼後,立刻悄悄離去了。

米圖密探的背影消失之後,男子輕輕招手:“跟我來,我們去塔圖。”

李易問道:“塔圖是什麼地方?”

男子輕聲道:“塔圖是一個販賣私貨的組織,裡麵的成員既有米圖人,也有拜月人。他們與拜月邊防的軍方有秘密交易,據點就在北麵的森林,以他們的身份進入拜月境內,不容易被懷疑。”

在穿行叢林的過程中,李易問道: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男子平靜道:“你可以叫我阿輝,真實姓名就不說了,進入拜月後,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活著回來,如果你被抓了,會連累我暴露身份!”

李易聽到他的回答,意外道:“你知道我的名字嗎?”

阿輝搖搖頭:“不知道,我隻知道上麵命令我將一個人安全帶到境內,其他的冇有說,我也不需要知道!”

李易點點頭,也不再說話。

兩人沉默不語,一路穿山越嶺,披荊斬棘,走了三個多小時的路,來到了一條潺潺的溪流旁。

阿輝額頭冒著熱汗,俯下身子連灌了幾大口,才停下粗重的喘息,稍稍歇了口氣。

此時正值夏日,森林中悶熱不堪,又加上持續不停地趕路,即便阿輝身手不俗,也覺得有些疲憊。

他看了李易一眼,發現這個樣貌清秀的年輕人一直緊緊跟在他的身後,中途從未被落下,也未喊過半聲累,不禁暗暗點頭,對這個年輕人表示了認可。

阿輝初見李易時,以為他是潛入拜月境內的文職人員,不一定能適應這種高強度的長途奔徙,但從對方的表現來看,身體素質顯然也不一般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