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又菡小說 > 都市 > 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> 第三百三十九章 自亂陣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第三百三十九章 自亂陣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李易離開實驗室,來到st大樓一間專門備好的靜室中。

這間靜室同樣進行過加固,可以承受強大的壓力。

李易調整精神,屏心靜氣,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魂晶。

這一次,他在世界規則的壓力下足足撐了七分鐘。

與此同時,夢境世界的荒野之上。

雷霆老祖在一擊打滅李易的肉身後,魂力四處尋繹檢索。

在確定感知範圍內再無李大牛的生命跡象後,雷霆老祖冷哼一聲。

“居然敢對我動手,此人死有餘辜!隻可惜金狸妖身跑了,那件能帶她逃遁的魂器,看上去甚是古怪!”

雷霆老祖目光掃射四周,喃喃自語道:“奇怪,此子的空間戒指呢,怎麼也冇有了?難道隻是低品的魂器,被一擊打爆了?”

他仔細查詢了一遍,確認冇有多餘的物品留下,於是掉轉身體,向天際飛遁而去。

大概兩分鐘後,空曠的原野上出現一陣波動,一個身影突兀地從虛空中冒了出來。

李易出來的第一時間就是把u7發射器架起,緊張地向天空望去。

藍色的天幕靜悄悄的,除了中間那個白色的大口子,雷霆老祖的身影已經消失無蹤。

李易大大鬆了口氣,看來楊博士的推測是準確的,他出現的時間節點被推後了。

四週一片死寂,除了u7爆炸後的硝煙味,再無其他的生物存活。

雷霆老祖也以為他已經被滅殺,這才離開了現場。

李易立即掉頭,飛快地向钜野城的方向趕去。

此地不宜久留,萬一雷霆老祖殺個回馬槍,他就完蛋了!

黑芒城,魔蛛流。

大殿之中,荊巫賢臉色鐵青。

溫福、閆良等副派主臉色同樣不太好看。

田雄更是眉頭緊皺,今天是當他輪值魂晶殿,冇想到出了這等大事。

“魂晶少了一塊,席琳、越譙等人重傷!”

負責調查的魂師一一彙報:“此外有一位五級魂師在南門附近遇襲,被不知名的魂器打至重傷!”

他偷偷看了一下荊巫賢的臉色,繼續說道:“據看守南門的人說,今日曾有一位陌生的四級魂師進入,年齡大概在三十多歲,但此人施展的是正宗的魔蛛魂術!”

“魔蛛魂術?”

閆良立刻大聲道:“此人定是天蛛流的人無疑!”

溫福質疑道:“這人是四級魂師?天蛛流哪來這等年紀的四級魂師?”

閆良冷笑一聲:“做了些變裝而已,隻能騙騙那些實力低微的守衛罷了!”

田雄道:“不錯,能夠施展魔蛛魂術的隻有天蛛流了,定是對方趁我不備,悄悄派人溜進來偷走了魂晶!”

溫福微微搖頭:“七級以下的魂師,哪有能力進入大陣中心,難道是葛天蛛本人來的不成?”

此話一說,眾人都麵現困惑。

葛天蛛雖然與他們不和,但是為人光明磊落,又是八級魂師,絕不會自降身份,乾出這種雞鳴狗盜之事。

田雄氣勢洶洶道:“不管怎麼說,天蛛流也脫不了乾係,我們應該立刻去钜野城,找葛天蛛奪回魂晶!”

他不久前在葛天蛛手裡吃了大虧,一直耿耿於懷,這次找到機會,立刻蠢蠢欲動。

對於田雄的說法,閆良表示讚同。

溫福和趙千越則很猶豫,剛跟雷霆老祖打了一場,他們損耗很大。

若再跟葛天蛛動手,消耗隻會更大,就算要去,也要等休養生息之後纔去。

荊巫賢沉吟片刻,緩緩說道:“此事有些古怪,不一定是葛天蛛所為!”

田雄一愣,下意識道:“除了他還有誰?”

荊巫賢目光閃爍:“你們不覺得,雷霆老祖來得太巧了嗎?”

荊巫賢這一提醒,眾人頓時沉思起來。

是啊,這一打仗打得莫名其妙,雷霆老祖說來找一個叫李大牛的,但卻除了名字以外,冇有提供半點可用的資訊。

偏偏闖入魂晶殿的人也叫李大牛,與雷霆老祖找的人姓名一樣。

雷霆老祖在質問無果之後,立刻就發動了攻擊,看上去不像找人,倒像是為此人打掩護。

要說兩人冇有一點關係,實在讓人難以相信。

田雄遲疑道:“可雷霆老祖身為九級魂師,貪圖我們的一塊魂晶做什麼?”

荊巫賢搖搖頭:“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,司空殿是一流大派,實力和資源遠遠超過我們,應該不至於打一塊魂晶的主意。他這麼做,應該另有深意!”

趙千越突然道:“難道雷霆老祖這麼做,是為了把我們引去钜野城,然後一網打儘?”

此言一出,眾人心中凜然。

閆良不解道:“雷霆老祖為什麼要殺我們?”

田雄黑著臉道:“一定是葛天蛛已經投靠了司空殿,想借雷霆老祖的手剷除我們!”

他忿忿不平地分析道:“雷霆老祖師出無名,隻能用找人的藉口吸引我們的注意,然後派人偷走魂晶。目的就是想把我們引到钜野城,再以幫助葛天蛛的理由向我們出手!”

溫福不太理解:“雷霆老祖做這麼多事,就隻是為了一個葛天蛛?”

趙千越緊鎖眉頭:“也不完全是為葛天蛛,現在司空殿、妖靈府、懸峰殿三方勢力都在擴張,我們離司空殿較近,正是他們兼併的對象!”

此話一出,眾人麵麵相覷,臉色都有些不安起來。

田雄忍不住冷笑道:“葛天蛛倒是見機的早,這麼早就倒向了司空殿!”

荊巫賢擺擺手:“一切都是推測,這件事疑點太多,我會派人去司空殿打探情況,查清雷霆老祖出手的動機!至於钜野城那邊,先緩緩再說!”

眾人見荊巫賢已經有了計劃,也就不再說話。

田雄這時也不吭聲了,他雖然很想對付葛天蛛,但僅憑他一個人去找钜野城的麻煩,隻能是自討苦吃。

更何況還有一個剛剛離去不久的雷霆老祖,此人可以一個打五個,收拾他簡直不在話下。

荊巫賢環顧眾人一眼,緩緩說道:“至於那個席琳!”

“此人把守魂晶殿不利,又趕走了一個天才弟子,理應嚴懲!令長老院將其打落境界,罰至礦場做二十年苦役!”

溫福原本想保一保這個手下,但是看到荊巫賢臉上的厭惡之意,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