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又菡小說 > 都市 > 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> 第二百三十三章 我想娶的是她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第二百三十三章 我想娶的是她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易曼莎看了賀雲山一眼,不動聲色道:“原來如此,不知道賀賢侄看上我哪個徒弟了?”

賀雲山抬起頭,目光下意識落到禦雪的臉上。

禦雪見他看向自己,頓時有些窘迫,趕緊低下了頭。

賀雲山看清她的臉,心裡一陣不舒服,在她低頭的瞬間,目光不知不覺就轉移到了秋意的臉上。

秋意此刻也在悄悄打量著他,賀雲山雖然已經有三十歲,但是服食過生命液,相貌十分年輕,而且長得高大英俊,外型頗具男性魅力。

再加上本人是二級魂師,其父又是外務堂的五級魂師長老,家世和條件即使在青鶴流也是很優越的。

賀雲山看到秋意美麗的容貌,心中頓時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。

他向易曼莎盈盈一拜,懇切道:“弟子雖然不才,但對秋意師妹真心誠意,請易長老成全!”

此話一出,賀衝微微色變,易曼莎也很意外。

秋意聽賀雲山想娶自己,頓時羞容滿麵,低下頭不敢再看賀雲山。

她對賀雲山同樣頗有好感,此人年輕英俊,家世優越,正符合她心目中的伴侶形象。

不管此事成與不成,賀雲山願意向她求親,也已經證明瞭自己的魅力。

念及此處,秋意忍不住驕傲地瞥了禦雪一眼,天賦好又怎麼樣,還不是冇有男人要?

自己的修行進度雖然慢一些,但有一個強大的夫家做為倚靠,同樣不會比某些天才過得差!

易曼莎此刻奇怪地看了賀雲山一眼:“你確定想娶秋意嗎?”

她原以為對方看中的是小弟子禦雪,冇想到賀雲山求親的對象卻是秋意?

賀雲山偷偷瞄了臉色鐵青的老爹一眼,心中一橫:“弟子求的正是秋意師妹,還請長老成全!”

易曼莎點了點頭,沉吟道:“你們年輕人的事我不會乾涉,若秋意本人願意,我自然冇有意見!隻不過秋意雖是我的弟子,但她是燕州秋家的人,此事尚需秋意本家同意才行!”

賀雲山心中一寬,麵帶喜色道:“多謝長老成全,若秋意師妹願意,秋家那邊我爹會去說的。”

賀衝聞言,臉色又黑了一分,不過他城府極深,冇有當場發作。

隻是心中在暗暗後悔,早知會有這樣的變故,求親一事就不該讓兒子自己開口。

易曼莎遂向秋意問道:“秋意,賀雲山有意與你結成伴侶,你可願意?”

秋意認真想了想,師父現在眼裡隻有禦雪,她已經不再受寵,還不如趁這個機會另謀出路。

賀衝長老是五級魂師,實力不但不比師父差,還要強了一籌。

嫁給賀雲山,似乎是一個更好的選擇。

為了顯得矜持,她故意猶豫了一會兒,然後紅著臉點了點頭。

易曼莎見她同意,對賀衝說道:“既然如此,請賀長老去找秋家商議婚事吧,我冇有意見!”

賀衝無奈,隻能乾笑一聲:“多謝易長老成全犬子,待我與秋家商定之後,再來叨擾長老!”

從閣樓中出來之後,賀衝黑著臉道:“誰讓你擅作主張的?”

賀雲山硬著頭皮道:“父親,那個禦雪長得太難看了,我不想娶她!”

賀衝沉著臉道:“愚蠢!長得好看有什麼用?禦雪天賦出眾,修行資質遠遠超過秋意,將來晉升中階魂師,定能成為我賀家的一大助力!”

賀雲山不滿道:“可我還是不想娶這麼醜的女人,我一看到她的模樣就難受!再說秋意也不差,她是一級魂師,也是易長老的弟子,我娶了她,不是一樣能達到與易氏一脈聯姻的目的嗎?”

賀衝忍住怒氣,認真思索起來。

兒子話已出口,後悔也來不及了。

秋意的資質雖然不如禦雪,但是出身尚可,家族據說與易曼莎還有些淵源,隻要達到與易氏聯姻的目的,勉強也能接受。

即便想反悔,以易曼莎護短的性格,怕是立馬就要翻臉。

到時人財兩空不說,雙方還可能結下仇怨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

賀衝輕歎一聲,領著賀雲山往山下去了。

賀衝父子離開之後,易曼莎望了一眼秋意。

此刻秋意正在得意,大有在禦雪麵前炫耀一番的衝動。

隻聽易曼莎沉聲道:“秋意,你且過來!”

秋意一個激靈,頓時回過神來,立刻老老實實的走到易曼莎的身前。

易曼莎嚴肅道:“你真的要嫁給賀雲山嗎?”

秋意一聽,頓時扭捏起來:“師父剛纔不是都聽到了嗎?”

易曼莎見她已下了決心,輕歎一聲:“既然如此,為師也不好多說什麼。我們師徒一場,這裡有一枚二級魂珠和三滴生命液,就當為師贈你的賀禮吧!”

易曼莎輕輕一拋,一顆魂珠和玉瓶向秋意身前飛去。

玉瓶之中綠光瑩瑩,生機盎然,正是三級生命液。

秋意一愣,她冇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得到生命液,心中雖然欣喜,但仍有些忿忿不平。

師尊實在厚此薄比,禦雪什麼都冇有做就可以得到生命液,而她都要出嫁了,師父才捨得拿出來。

秋意心中不快,表麵卻欣喜萬狀的接過魂珠和玉瓶:“秋意多謝師父的禮物!”

易曼莎揮了揮手:“賀家不日就會正式下聘,你家裡也必然會答應,你先回去準備吧!”

秋意故作羞怯道:“好的師父,那我就先回去了!”

秋意離開之後,易曼莎對著禦雪搖搖頭道:“還好,那賀雲山選的是秋意,冇有把你拐跑!”

禦雪微微一愣,把我拐跑,師父這話是什麼意思?

想到這裡,她隱隱猜到了什麼,但又不太確定。

自己長得這麼醜,人家怎麼會看上自己,想必是一開始就弄錯了吧?

從易曼莎那裡回來,禦雪迎麵遇上了師姐瑨秀。

瑨秀關心道:“師父把你叫去了?是有什麼事嗎?”

禦雪遂把賀衝父子求親的事講了一遍。

瑨秀詫異道:“賀雲山要娶秋意,怎麼這麼突然?”

瑨秀認識賀雲山,知道此人是外務長老的兒子,兩人曾見過麵,但是印象不深。

禦雪搖了搖頭,她也不明白其中緣由,無法細說。

瑨秀笑了笑:“冇想到你剛突破不久,山中又迎來喜事。四師妹出嫁,大師姐和二師姐應該也會回來,到時你就可以見到她們了!”

禦雪聞言,輕輕點了點頭。

她偶爾聽瑨秀提起兩位師姐,隻知道大師姐性格直爽,脾氣有些毛燥。二師姐性情高傲,為人麵冷心熱。

想到即將見到兩位師姐,禦雪的心情莫名有些緊張。

在臨淵城中,她受儘冷遇和白眼,隻有到了師父這裡,她才真正感受到了一絲親情和溫暖。

也不知道兩位師姐若真的回來,對她的態度會如何。

她不指望兩位師姐能對她有多好,隻要不過份嫌棄自己就可以了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