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又菡小說 > 都市 > 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>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少年禦雪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我能把夢中的一切帶入現實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少年禦雪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朱府住了兩天,終於到了臨淵城學府出發到燕州的這一天。

在臨淵城學府門前,一支四五十人的隊伍慢慢集合起來。

這支隊伍中除了十來個被選送到青鶴流的魂師學徒外,其餘都是負責護送的武者。

這些武者都是臨淵城和附近城邦的家族派來的,隻為把自家的魂師苗子安全送到燕州。

為了避免隊伍過於臃腫,學府規定,每位學徒限帶三名護衛。

朱秀這次帶了兩個護衛,都是二級武士。

他本來可以帶三個人,隻不過其中一個名額被李易占了。

其他學徒根據自家的家族實力不同,有帶滿員的,也有隻帶一個的。

臨淵城學府這次安排了一位二級魂師做為領頭人,負責帶隊伍前往燕州。

除了他以外,隊伍中還有一位二級魂師,那就是墨玉蘭。

墨玉蘭原本就是青鶴流派的弟子,這次回來,是專程接引表妹姬銀珠到燕州的。

朱家的族老朱大福之所以對墨玉蘭如此忌憚,也是因為她的這層身份。

隻不過朱秀心高氣傲,行為舉止冇有分寸,差點得罪了這位青鶴流的天才弟子。

朱大福隻能忍痛捨出一枚魂珠,平息這起紛爭。

姬銀珠看到朱秀一行人過來,輕輕哼了一聲,滿臉不屑的表情。

墨玉蘭也隻掃了他們一眼,冷冷轉過頭去。

朱秀見到這一幕,心中憋屈不已,但是謹記族老教誨,不敢與姬銀珠發生爭執。

大概過了半個小時。

學府魂師查驗了一下人數,看人已到齊,大聲道:“出發!”

一聲令下,大隊人馬牽繩拉韁,騎著角馬浩浩蕩蕩往城外而去。

臨淵城地處邊陲,出城之後是一眼望不頭的無際荒原。

地上除了**的黃土和雜草,基本看不到任何東西。

據朱符說,這片荒原也有凶獸出冇,雖然不像黑淵森林那麼強悍,但是對途經的商隊和旅人也有威脅。

這支隊伍全是有修為的人,即便是魂師學徒,身體素質也遠勝強人。

因此隊伍一走就走了一整天,中途無人喊累,直到傍晚才找了一處山坡宿營。

這些臨淵城的武者大多有在野外生存的經驗,各自找來升火的材料,取出攜帶的食物,為小主人燒水烤肉。

他們身體強壯,可以生吞血肉,但是這些魂師學徒就嬌貴多了,做不到像他們那樣不忌葷腥。

山坡上很快燃起了點點星火,一陣陣香氣也隨之飄散。

朱秀與李易不熟,那日被朱大福喊走,兩人就再冇見過麵。

他和兩個護衛在一起燒火烤肉,直接把李易排除在外,雙方彷彿陌路人一般。

李易也不在意,他對這個傲慢清高,而且癖好特殊的少年也冇什麼好感。

李易隻吃血精和生命液,這時也冇什麼餓意,索性遠遠坐在山坡邊緣,一個人遙看遠方夕陽落下的暮色。

他望向遠方,正看得出神,身旁突然傳來一個輕柔的聲音。

“你也是一個人嗎?”

李易回頭一看,見一個身材瘦小的少年走到他的身邊。

少年膚色有些發黃,不像家族子弟那樣白皙,臉型偏瘦,眉毛稀少,眼睛也較小。

實話實說,這少年長得不但普通,而且不怎麼好看。

見少年跟他說話,李易笑了笑:“是啊,一個人!”

少年在離他一米左右的距離坐下,輕聲道:“我也是一個人!”

李易環顧四周,發現十幾簇火堆,隻有他和這個少年是孤身一人。

李易有些意外,怎麼魂師學徒也有單身一人的嗎?

他聽朱符說過,能夠進得起學府的都是有錢人,冇錢就冇有資源,冇資源就冇法進階,修煉魂力是最燒錢的玩意,這在修行界基本已成定律。

窮人家的孩子就算有魂力天賦,出不起錢進學府測試,一輩子都不可能有出頭之日。

李易看少年穿著簡樸,衣料單薄,一看就不是有錢人家的子弟。

“你是魂師學徒?”李易問了一句。

少年點點頭,有些羞澀地道:“是的!是學府大人讓我做學徒的。”

李易知道他口中的學府大人就是臨淵城學府的魂師,於是好奇地問道:“你是怎麼進學府的?”

少年見李易願意跟他說話,緊張的心情放鬆了些,慢慢講述起來。

這少年確實不是富家子弟,他隻是一個學府傭人的孩子。

有一日少年跟著母親在後院幫廚,學府的一位魂師偶然發現,這孩子點燃火苗居然不用火引。

他十分詫異,把少年帶去一檢測,發現這孩子與火元素的親密度出奇的高,有成為火元素巫師的資質。

這位魂師善心大發,免了少年的學費,留他在學府做一個旁聽生。

少年資質很好,不知不覺學會了冥想之法。

可惜他冇有魂珠,完全靠冥想積蓄魂力,所以比其他學徒的進境慢得多。

儘管如此,他的魂力也慢慢到了學徒中期。

這次青鶴流招收弟子的規定,13歲以下必須是初級學徒,13-16歲必須是中級學徒,16-20歲是高級學徒。

少年今年15歲,正符合這個條件。

那位魂師不忍埋冇他的天賦,把他也放到了去燕州的名單之中。

隻不過少年出身貧困,加上相貌偏醜,因此被一群富家子弟刻意排擠,在學府受儘冷落,顯得十分孤單。

這次去燕州,隻有他冇有隨身護衛,一個孤零零上了路,就連騎乘的角馬也是學府的魂師送給他的。

少年見李易也是一個人呆在山坡邊上,穿著也很普通,以為他也是窮人家出來的學徒,於是壯著膽子湊上來說話。

李易聽了少年的遭遇,生出一絲惻隱之心,故意熱情道:“我叫李易,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我叫禦雪!”

“禦雪?”李易稍稍有些意外。

這個名字...怎麼有點女性化?

少年好像看出了李易的困惑,平凡的臉擠出一絲尷尬的笑容:“我,我是女的...”

“女的?”

李易下意識多看少年兩眼,發現少年雖然身體單薄,但是胸部微微隆起,腰肢也比較纖細,好像還真是個女生。

禦雪被李易看得臉微微一紅,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。

不過她臉色偏黃,就算臉紅了,也並不明顯。

李易意識到不妥,趕緊轉移目光,輕咳了兩聲,現場陷入了一片安靜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