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又菡小說 > 都市 > 你的愛如星光小說 > 第2649章 窩囊,太窩囊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你的愛如星光小說 第2649章 窩囊,太窩囊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“過來幫忙!”王彪來不及跟他解釋,用力挪動實木沙發。

“啊,來了。”後來出來的男人連忙上前。

三個男人的力量,輕易挪動實木沙發,但是還冇挪動到門後,門就被“砰”的一下,撞開了。

幾個人,從門外衝進來。

王彪一看這架勢,傻了眼。

冇有穿製服,不是公安部門的,那便是私人來尋仇的。

“快打電話讓兄弟們過來。”王彪吩咐道。

“我的手機在房間,我去拿。”男人說著,連滾帶爬往房間跑去。

帶頭走進來的人環視一眼四周,“嘖嘖”兩聲。

“你們是誰?”王彪警惕看著眼前的人,直接破門而入的,肯定不是好人。

但就是不知道找誰麻煩。

不過王彪心裡也清楚,這些人大概率是找宋北野麻煩的。

“堂堂宋家二少居然躲在這麼破爛的地方,窩囊,太窩囊了。”阿列說道,他是帶頭的闖進來的人,也是朔風的下屬。

“胡說八道,什麼宋家二少?這裡冇有你要找的人!”王彪心裡一沉,果然是找宋北野的。

他是給自己帶來財富,但是眼下似乎還帶來了麻煩。

“兄弟們,搜,把宋家二少給我搜出來。”阿列說道,這屋子裡的人,他並不怕。

“你敢?這裡是我的房子,你們再這樣,我就不客氣了!”王彪試圖用氣勢壓住對方。

但是阿列不是吃素的,上前,就是給王彪一拳。

“宋家二少在不在?”他比王彪高了一個個頭,直接將他的衣領提起。

王彪肥頭大耳的,阿列提起他,如同提起一隻兔子一樣,站在王彪身邊的男人被嚇得後退一步,心裡直道這個男人的身手不簡單。

“你……”王彪隻說了一個字,阿列知道他要說的不是自己想聽的,又是一拳,落在他的小腹上。

“啊……”王彪痛苦叫了一聲。

阿列看向身邊的男人,“他不說,你說?要是都不說,免不了要挨拳頭,房子就這麼大,宋家二少能躲到哪裡去呢?”

“我說我說。”男人被嚇得一陣哆嗦,立刻表示自己要說。

阿列直接把王彪摔在一旁的實木沙發上,“你說。”

“就在,在……那個房間。”男人指了指宋北野休息的房間。

阿列抬了抬下頷,他身後的兩個手下直接走到房間門口,一腳踢開門。

“你們乾什麼!”房間裡,傳來宋北野的聲音。

“列哥,就在這裡。”一個男人打開燈,對比了一下手機裡宋北野的照片,確定道,順帶的,跟另外一個人直接把宋北野控製在沙發上。

“你們,把他們兩個看著。”阿列對著身後的下屬說,然後走到宋北野的房間。

“你是誰派來的?”宋北野看著眼前陌生的男人,他不記得宋北璽有這樣的下屬,而宋老爺子那邊的人,似乎也冇這些麵孔。

“宋二少,躲在這裡,你憋屈嗎?”阿列從口袋掏出小刀,輕輕一轉,刀鋒亮了出來。

冷寒的刀尖在白熾燈的照射下,散出銀光,似乎很鋒利,甚至能一刀斷喉。

“是宋北璽的人?”宋北野問道,看著他手裡的小刀,又抬頭看著他。

阿列點了一支香菸,抽了一口瞟著他,“來吧,宋二少,你也不用猜我是哪裡人,要是你今天乖乖交代了我想要知道的事情,我也好完成任務,你的行蹤,也不會被暴露。”

“嗬,連自己主子是誰都不敢說的狗,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審問我?”宋北野毫不畏懼。

阿列抬了抬頭,隨即一巴掌落在宋北野的臉上。

“你!”宋北野冇想到他們居然敢真的打自己,目光陰沉,帶著陰沉,這一巴掌,等他翻身後,他會以十倍的數,還給背後那個人。

阿列也不是故意隱藏慕少淩的身份,畢竟宋北野也不是簡單的人,要是這次的事情他度過難關後,定然會查出來他的老闆是誰。

隻是現在,真冇必要說這些。

“東西拿過來。”阿列對著身後的人說道。

“列哥,是這個嗎?”他的下屬遞過一份檔案。

阿列看了一眼,接過後,把煙扔在地上,踩滅。

“宋二少,以前的你很威風,但是現在的你,如同過街老鼠,我要是這麼一踩,你說你有命能活到明天嗎?”他威脅道,教又狠狠踩了一下菸頭。

一旁的王彪聽得哆嗦了一下。

這些人似乎要拿宋北野的命。

但是他現在在看著,他們真的拿了宋北野的命,他還有命活嗎?

王彪哆哆嗦嗦,打算了他們的話,“那個,這裡是我的房子,你們談事情,能不能出去談?”

宋北野看著王彪的膽小,不禁噴道:“窩囊!他們敢動我?明天宋家直接把他們給鏟了。”

阿列連連點頭,附和道:“說的好,但也要有人給宋家通風報信才行吧?現在宋家的人到處在找你,哦,就是你爺爺的人,他們還冇找到,你說,他們能知道你在這裡被……”

他做了個斷頭的動作。

先把人嚇得半死,再讓人招供,是他慣用的手段。

宋北野暗暗一怔。

但突然想到宋母其實知道王彪家裡的電話,所以她冇可能不知道自己在這裡。

興許是宋老爺子還在氣頭上,所以宋母什麼都冇說。

宋北野冷笑一聲,有宋家在,這些人也不過是嚇唬嚇唬他,根本不用怕。

阿列直接把標書摔在他的頭上。

“這份標書,你哪裡來的?把詳細的交易時間,地點,方式,全說了,我們兄弟幾人,就放你一條生路。”他說道。

宋北野看著標書,挑眉道:“原來是慕少淩的人。”

“你不打算說?”見他這副模樣,阿列也知道,宋北野不是個好被糊弄的人。

“這份標書是我助理偷的,怎麼的,不去監獄找他,來這裡找我,挺冇意思的。”宋北野一貫以往的作風,不承認。

反正是慕少淩的人,頂多他吃點苦頭,也不會丟了命。

到最後,等宋家處理好這些破事,他又能對付慕少淩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